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正文 第22节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唐宣宗看了温庭筠一眼,骑着毛驴回到皇宫,随后下旨将温庭筠贬为坊城县尉。皇帝的理由是:“温庭筠,我知道你有才华,但万事德为先,诗文其次。你才华横溢,但假若德行没可取处,诗文再好又有什么用?你有不羁之才,却很少能用在该用的地方!”皇帝的批评是准确而严厉的。于是我们的温诗人踏上远去之路。当然,这一遭遇也给了他更多的写作的空间。我说的不是诗歌,而是志怪。正如你不知道的那样,温庭筠是唐朝时非常著名的一位志怪作家,代表作《乾(月巽)子》在当时颇具名声,只是后来他的诗词把志怪才华遮蔽了。且看他书中的一则故事:

唐宪宗元和初年,李僖伯寓居长安兴道里,一日早,往崇仁里拜访朋友,在兴道里东门见一矮个子女人,身穿孝衣,一边走一边说:“千忍万忍,终须决一场!终不放伊!”李僖伯怪异。此女后来头上盖着布,出现在景风门内广场,众人围观,听她说奇怪的话。孩子们也拿她找着乐,不时去抓她盖头的布。她就去抓小孩,孩子们就往后退。终于,有个孩子扯下了那女人盖头的布:“见三尺小青竹,挂一骷髅……”温庭筠描写的场景恐怖如此,但他最擅长的,还是有关唐朝凶宅的书写。

元和十二年,上都永平里西南一隅,有一小宅,悬榜云:“但有人敢居,即传元契奉赠,及奉其初价。”大历年,安太清始用二百千买得,后卖与王姁,传受凡十七主,皆丧长。布施与罗汉寺,寺家赁之,悉无人敢入。有日者寇鄘,出入于公卿门,诣寺求买,因送四十千与寺家,寺家极喜,乃传契付之。有堂屋三间,甚庳,东西厢共五间,地约三亩,榆楮数百株。门有崇屏,高八尺,基厚一尺,皆炭灰泥焉。鄘又与崇贤里法明寺僧普照为门徒。其夜,扫堂独止,一宿无事。月明,至四更,微雨,鄘忽身体拘急,毛发如碟,心恐不安。闻一人哭声,如出九泉。乃卑听之,又若在中天。其乍东乍西,无所定。欲至曙,声遂绝。鄘乃告照曰:“宅既如此,应可居焉。”命照公与作道场。至三更,又闻哭声。满七日,鄘乃作斋设僧,方欲众僧行食次,照忽起,于庭如有所见,遽厉声逐之,喝云:“这贼杀如许人。”绕庭一转,复坐曰:“见矣见矣。”遂命鄘求七家粉水解秽。俄至门崇屏,洒水一杯,以柳枝扑焉。屏之下四尺开,土忽颓圯,中有一女人,衣青罗裙红袴锦履绯衫子。其衣皆是纸灰,风拂,尽飞于庭,即枯骨籍焉。乃命织一竹笼子,又命鄘作三两事女衣盛之。送葬渭水之沙州,仍命勿回头,亦与设洒馔。自后小大更无恐惧。初郭汾阳有堂妹,出家永平里宣化寺,汾阳王夫人之顶谒其姑,从人颇多。后买此宅,往来安置。或闻有青衣不谨,遂失青衣。夫人令高筑崇屏,此宅因有是焉。亦云,青衣不谨,洩漏游处,由是生葬此地焉。(《乾(月巽)子》)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igujing001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