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正文 第39节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严仲子因为打架,终于被迫离职了。他准备刺杀了侠累,给自己解解气。他听收有个杀狗的人叫聂政,浓眉大眼,环眼虬须,吼叫起来象豹子吞虎,适合当刺客,于是跑去请他说:“足下的武功着实让小弟佩服,这黄金一百镒(念益)当作见面礼。”(一百镒黄金合现在六十公斤,跟一个应届大学毕业生的体重差不多,可以买一万匹布。)

聂政看见了毕业生体重的黄金,惊怪太丰厚。跪坐起来固辞:“在下虽然家贫,流落东海,屠狗为业,但朝夕下来,还能够弄出些甘甜松脆的好品,奉养老母吃吃。先生的厚赐,在下绝不敢当。”

严仲子说:“我听闻足下高义,特敬献百金,以结足下之欢,没有别的意思。其实我还是有别的意思的。就是,就是我有仇未报,特请大侠┅┅”

于是,赏金杀手聂政单身一人,仗剑出行。秋风湿凉的风景,浸到行路者的骨头里面。聂政进入河南新郑,裹着宝剑直奔相府,看见相国侠累正跟国君韩哀侯坐在堂上,开理论工作务虚会呢。傍边持戟护卫甚众。堂上堂下,阶前庭内,都是防暴丨警丨察。

血胆之人聂政,深吸一口怒气,一声呐喊,拔剑直入,冲向庭内的甲士,就象抱着橄榄球的彪形运动员,猛撞进来。甲士一路纷纷跌蹶,聂政如一道长虹,登堂直刺侠累。侠累遇刺有经验,拉起旁边的韩哀侯当人质(迫使刺客投鼠忌器,放弃出招)。韩哀侯当了靶子,慌忙乱叫,冲聂政摇手。聂政略不在意,应变迅速,一个侧身,绕开韩哀侯,旋转至侠累身后,一道白影,铜剑奋击,直直地从后胸洞穿了侠累,侠累当即毙命。聂政唯恐死得不透,再刺侠累,却误中了韩哀侯。老韩凄凉一声怪叫:“你!你!你竟敢连寡人也┅┅也┅┅”扑通栽倒在地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igujing001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