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正文 第28节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孔子的学说,是紧扣鲁国的时政而发的。当时鲁国的“三桓”家族很牛气,根本不听鲁国君的话,甚至撵跑了一个国君。至于平时在家里蹦超过臣子标准级别得舞,那更是不在话下。最惨的时候,鲁襄公招待晋国使者吃饭,行射礼,想找几队善射的人都没有,只好去三桓家里借。

孔子于是搬出了他的学说,他希望这些卿大夫们要守“礼”,也就是说,三桓家的音乐舞蹈不能超过国君的规格,乘车和丧葬的标准也不能突破,这就是礼。坐着的时候不许翘腿,见长辈不许咳嗽,国君招呼你,你不等车备好就得赶紧跑去觐见,见国君必须衣冠整齐,不许磨蹭,凡此种种,就是礼了(也就是鲁迅所说的吃人的礼教)。它其实等于用一套标准化的程序来无形中维护长辈对晚辈、上级对下级的特权地位,把下对上的服从固化在礼仪和习惯中。卿大夫习惯了见了上级卑躬屈膝,也就不犯上了,国君的地位也就妥当了。

这里我们需要总结一句,老子靠的是教国君装孙子(无为)来维持其统治者地位长久不倒,而孔子则打算劝卿大夫守礼,以此来维持国君地位稳固。二人给出的药方不同,但目的相同,二人都是保皇派。

孔子对自己的学说身体力行。有一次鲁哀公请孔子吃饭。席上,孔子抓起一把黍子就塞进嘴里。鲁哀公掩口而笑:“哈哈,这黍子是擦桃子毛的,不能吃。您弄错了” 鲁哀公于是拿起桃子,好心好意教孔子怎么用黍子擦桃毛。孔子大怒:“黍子,是五谷之长,桃子,是水果之末。怎么能用五谷之长去擦水果之末!”这就体现了孔子的礼,连水果都分出等级(那么君臣之间的等级就更得严格维护了)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igujing001.com

(>人<;)